來源:中國貿易新聞網

世界歷史將被分為“新冠肺炎疫情前的世界”和“新冠肺炎疫情后的世界”,經濟學家托馬斯·弗里德曼的這一觀點無論在學界還是在企業界,都廣為流傳。這說明在疫情將加速全球化大分工重塑進程方面各方已經達成一致。因此,一些制造業大型企業稍有風吹草動,各方都會對此作出各式各樣的解讀。

例如,最近鴻海集團正在逐步擴大中國以外產能,將更多生產線轉移到東南亞和其他地區,這一舉動被某些人解讀為“中國作為世界工廠的日子已經結束了”。這與外資撤離論等荒謬觀點一樣,每過一段時間就被一些人拿出來炒作,而后,隨著時光推移這些觀點不攻自破,這次也不例外。

但我們不能忽視的是,在當前逆全球化、單邊主義抬頭的背景下,疫情依然在全球蔓延,國際形勢復雜多變,美國打壓中國企業,妄圖推動世界“去中國化”,這讓一些有影響力的跨國公司陷入了兩難的境地。對此,我們不能低估美國在全球的影響力,更不能低估美國推動“脫鉤”給中國經濟乃至世界經濟帶來的巨大殺傷力。與其被動挨打,不如后發先至。我們需要通過巧妙的輾轉騰挪,化敵意于無形。

歷史反復證明,越猛烈的危機背后蘊含著越巨大的機遇。因此,我們在巨石崩裂時,也要看見縫隙中的光。

首先,我國的科技創新基礎正在不斷夯實。近年來,我國在科技創新、知識產權保護等方面下足了功夫,大力促進產學研融合,提高科技成果轉化率。尤其是在高鐵等領域,已經取得優異成果。近期出臺的《新時期促進集成電路產業和軟件產業高質量發展的若干政策》更是引發各界關注,為解決我國一些領域存在的“卡脖子”問題提供了路徑,這無疑將大大提高我國的科技創新能力。

其次,我國吸引外資結構不斷優化,我國對跨國公司研發中心的吸引力正逐步增強。當前,跨國公司對華投資的驅動力已從低廉的勞動力等要素成本日益變為潛力巨大的消費市場。在華設立研發中心有助于企業及時捕捉到更多更全面的市場需求,以獲得更大競爭優勢。由此,跨國企業紛紛在華設立研發中心。相關數據顯示,截至今年4月初,落戶上海的跨國公司地區總部和研發中心已累計達到730家和466家,主要涉及生物醫藥、智能制造、集成電路、新材料技術、數字信息科技及人工智能等領域,且不乏世界500強企業。

最后,我國對外投資依然存在著前所未有的機遇。疫情之后,各國將產業鏈供應鏈安全放在第一位,一些國家會鼓勵制造業企業回流,這為中企走出去留出了巨大的市場空間。制造業回流,讓一些無力建立起自己產業鏈供應鏈的發展中國家面臨斷鏈風險,還有可能被甩到國際循環之外,處在被全球市場遺忘的角落。為此,中國可繼續推進“一帶一路”建設,推動中企整條產業鏈供應鏈走出去,這一方面可以滿足企業獲取勞動力等低成本要素,也為中國標準、技術、創新成果傳播奠定了基礎;另一方面可以幫助這些國家繼續參與全球市場,為當地建立產業鏈貢獻力量。

由此可見,在全球化大分工重塑的過程中,順勢打造“中國創造+全球制造”的全球產業鏈新格局,或許可以幫助我們在危機中育新機,于變局中開新局。

值得注意的是,打造“中國創造+全球制造”的新格局,在推動中國成為研發中心、設計中心的同時,更不能忽略中國這個“世界工廠”也是“全球制造”的重要組成部分。當前,受疫情影響,大型集裝箱的一般貿易方式變成了依靠包裹的跨境電商,大批量生產也正在向小批量、多批次轉變,此外,全球消費者的個性化、定制化需求也逐步增多。因此,在一些勞動力密集型企業搬離的趨勢下,我國可借助相對完善的數字基礎設施,一方面推動一些勞動密集型企業轉型升級、向中西部地區轉移,另一方面吸引符合未來發展趨勢的跨國企業來華投資。這不僅可以對沖制造業空心化風險,也進一步夯實了我國“世界工廠”的地位。


下一篇

上一篇:

順勢打造中國創造+全球制造新格局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Powered by CloudDream
时时彩走势图看法技巧